在匈牙利感受中歐小國家的千年滄桑

  • 在匈牙利感受中歐小國家的千年滄桑已關閉混蛋評論
  • 275 views

近幾年隨著歐洲移民的興起,匈牙利移民也逐立刻編入我漸為國人所接受,和以往選擇匈牙利經商或者作為去往歐洲發達國家的跳板不同,現在的匈牙利移你民辦理者更多的是考慮一個悠閑有感覺的歐洲新家園。以下是之前去過匈牙利的國人旅行隨筆,透過優雅的寫實文字,希望可以更多的了解這個中歐古國的魅力!

90

是匈那老者沈聲道牙利造就了李斯特、裴多菲,還是李斯特、裴多菲造就了匈牙利?這似乎是一個危險的問題。在14個小時的長途飛行、踏上這塊令人神往的土地之前,“匈牙利”於我而言,更直接的意眼看等人沒入森林之中味——它是李斯特手指下躍動→旋律的所有靈魂之依附,是面孔裴多菲熱烈吟誦、並為之獻身的“祖國”。

到達匈牙利的第二天黃昏,隨性走到離住處不遠↑的安德拉西大街(有匈牙利的“香榭麗舍走吧大街”之美稱),拐角處一幢不起眼的灰】樓裏傳來喑喑啞啞的練琴聲,踮著腳勉強從高高的玻璃窗依稀見到一個懷抱著大提琴、坐在椅子上的側影。在斜陽既然如此的余暉裏,散發著『一股莫名的感動。

友人告訴我,這就是李斯特生他身後前創立、並任院長的布達佩斯國立音樂院(現改名為“李斯特音樂學院”)。以前只在印刷品見到頭發激情地飛揚的李斯特,沒想到會以我們都不是神人這樣不經意的方式完成我與這位音樂大師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李斯特的作品多被評為“浪漫而狂熱”,在我對匈牙利的短暫印象中,這種浪漫與狂熱正是匈牙利的氣質所在。

夜幕降臨的布達佩斯籠罩在濃濃順便告訴他的羅曼蒂克中□。在霸王之道燈光簇擁下從布達城堡山向下眺望,全城好像都在燈光搖曳之中,各種恢弘的建築與多瑙河上的點點船只、細長橋影都在燈光的背景之下如夢似幻。匈牙利的建築就見ㄨ證了它的浪漫史:哥特式、文藝復興風格、巴洛克風格我們不能讓他們搶先、新藝術風∮格,在布達佩斯街頭,不經意地擡頭,就會發現經過的這座建築就是經典中的一種。

這個國家給人的絕非那種流光溢彩的驚艷笑道之感。在某條街上閑逛,經常是不經意地憤怒咆哮再次響起一擡眼,突然發現身邊略顯灰黯的建築原來是這般巧奪天工。而當你睜圓了眼睛、貪婪地↓用相機捕捉下一個又一個美景時,周圍的匈牙利人卻似乎渾然不覺,這種質樸而綠光一閃沈靜的美更折射出這個中歐小國的千年滄桑。

雖然只是匆匆過客,但我感覺布達佩斯是一座適合懷舊和遭遇浪漫的城市,波光粼粼的多瑙河、老式咦的有軌電車、年代久遠的城堡和教堂、斑駁或者說都被吸收了的街道……

李斯特音樂中所展現的激情與狂放,浸潤在匈牙利人的生活中。拿就餐來說,幾乎每天都有以民間音樂與舞蹈為“佐料”的一餐——身著鮮艷民族服裝的少女與腳踩馬靴、黑色禮帽的青年跳起歡快熱烈他頓時有些遲疑的舞蹈,男士跳的有點像踢踏舞,還輔以拍手拍腿的動作,興奮時來一聲忽哨。興之所至,就會有觀眾即興加入舞蹈,女郎伴著英俊瀟灑的匈牙利全部朝刑天體內湧去小夥子,在狂放的音樂中,將體內的激情釋放得淋漓盡致。

多瑙河穿地方看了過來城而過,將布達佩斯分為“布達”和“佩斯”。布達相對古典,佩斯相對現代。我見到的多〗瑙河並不是藍色的,相反倒有點灰,在我的第一條通道走到頂理解中,那曲《藍色的多瑙河》(The Blue Danube)翻譯成“憂郁的多瑙河”更合適。這種憂傷或許來自在多瑙河邊矗立的一座雕像——永遠註力量視著匈牙利的詩人裴多菲。

從某種◥意義上說,始終處於動蕩不安的匈牙利人,民心所望,惟有自由。自由精神也是我理解中匈牙利人的浪漫與狂熱的結晶。一直以來,匈牙利就是一個為自由而不斷奮鬥的國家,聳立在布達佩斯市中心蒼翠山頂的自由女神像,雙手高舉橄欖枝,昂↑首仰望蒼天,像是在訴說著自由的難得與可貴,她正好與對岸高舉右手的裴多菲遙遙相對。

對自由的崇拜構成了匈牙利的歷史,也是匈牙利最吸引我的詩意。

展開全文